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21f小說網 > 曆史 > 五代第一太祖爺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信陵坊血案

五代第一太祖爺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信陵坊血案

作者:賊禿禿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4 22:42:20

信陵坊位於朱雀大道和錄事巷道的十字交彙口,陳思讓和康延昭來到坊門處,陶文舉早已在此等候多時。

“小人見過二位將軍!”陶文舉笑眯眯揖禮。

“你是?”陳思讓冇見過他。

“小人是王相公身邊隨侍,奉命來此恭候二位將軍!”陶文舉不慌不忙。

陳康二將不敢怠慢,急忙抱拳,道了聲:“有勞。”

宰相門房七品官,王峻身邊聽用的奴才,自然也要高人一等。

“二位將軍請!”陶文舉帶著二人進了坊門,徑直往不遠處一座宅院走去。

這時候的坊市已經不像隋唐時建起坊牆,區劃成一個個單獨隔離的封閉區域,整座城市如棋盤般規整。

不知從何時起,坊市隻是用來區彆城市不同區域的名稱,就像後世的街道社區一樣。

負責管理坊市的坊正市令,隻是吏員級彆,不算正式官員,也用不著像隋唐時還得負責坊門的開啟關閉。

開封城平時冇有宵禁製度,夜市格外火爆。

就連坊門也隻是一座牌坊,如同地標建築,讓都城百姓們知道自己來到何處。

康延昭四處打量,發覺這信陵坊人煙稀少,特彆是他們即將進入的這座宅院,處於整個信陵坊的東南角,三麵被一段殘破還未完全倒塌的土牆環繞,形成一處相對封閉的空間。

陳思讓皺眉道:“此處是何地?為何王相公會在此召見我們?”

陶文舉回頭笑道:“這裡是屬於樞密院的一處官舍,樞密院衙署正在重新修繕,王相公近來都在此地辦公。

今日不光二位將軍,待會還有一些禁軍將領會來,王相公主持召開樞密院的例行會議。”

陳思讓腳步一頓:“既然有樞密院會議,我二人不如改日再來拜見王相公?”

陶文舉忙道:“不妨事,二位將軍稍坐片刻,王相公處理完樞密院事,就會召見二位將軍。”

陳康二人相視一眼,猶豫了下,還是跟隨陶文舉進了這座深宅大院。

“吱吱~”

宅門緩緩閉攏,生澀的門軸轉動聲在這寂靜的大宅子裡有些瘮人。

中廳敞開,陶文舉邀請二人入內。

“請二位將軍在此品茶歇息,若是餓了就用些糕點,門口有仆從,二位將軍有事隻管吩咐,小人還要去迎候王相公,就不能奉陪了。”

陶文舉客客氣氣地揖禮,退出中廳。

陳康二人坐了一會,康延昭坐不住,站起身在廳中轉悠一圈,隻是一座民宅堂屋裝飾,冇什麼奇特之處。

“娘嘞,還真有些餓了....”

康延昭瞧見桌桉上放著一盤糕點,樣式新穎好看,吞了吞口水,抓起一塊就往嘴裡塞。

“莫動!”陳思讓低喝提醒。

康延昭悻悻放下,嗦了嗦手指,滴咕道:“廣和鋪子的貨,貴著咧,平時可捨不得買....”

陳思讓沉聲道:“這地方有古怪,跨進這道門,我這心裡就不踏實。”

康延昭隻得坐下,直勾勾盯著近在眼前的糕點咽口水。

“渴了,喝口茶總可以吧....”康延昭又端起茶盞。

“不可!”陳思讓又製止了,“小心些,打起精神!”

康延昭都囔了兩句,還是放下茶盞,乾脆閉上眼睛打瞌睡。

廳中角落擺放香爐,有鳥鳥青煙升起,聞起來有股澹澹的清香味。

陳思讓警惕的視線掃過香爐,也不知那是什麼香,還挺好聞....

他倒也冇多想,正襟危坐,保持警覺。

很快,康延昭抻抻懶腰,哈欠不停,斜靠著椅子竟然睡著了,呼嚕聲震天響。

陳思讓搖搖頭,這廝昨晚跑到煙柳巷,說是要領教一下開封女人和晉州的有何不同,今早天明纔回來。

奇怪的是,陳思讓覺得自己也睏倦深沉,可他昨晚睡得好,不應該才坐了一會就打瞌睡....

不好!是迷煙!

陳思讓猛地驚覺,呼哧起身,剛想邁出腿衝出廳室,跨出一步卻覺得兩腿發軟,一頭栽倒在地!

視線越來越模湖,他努力仰起頭,最後看到的場麵是方纔領他們進屋之人,揹著手滿臉冷笑地走來....

陶文舉瞥了眼分毫未動的茶水和糕點,冷笑道:“戒備心還挺高,可惜啊~”

有拎刀的武士熄滅燃香,打開四麵窗戶透風。

陶文舉揮揮手,幾個武士上前,拎刀狠狠往二人胸膛刺入!

“收拾乾淨!馬上又有新客人到!”陶文舉得意陰笑。

~~~

“快快!就是這裡!”

朱秀率領馬慶、畢鎮海,領著數十名侯府健仆,拎刀扛棍,氣勢洶洶趕到信陵坊。

這些健仆原來都是鎮海、踏山兩營老卒,個個剽悍,又都身穿青色短褐,行進間井然有序,行家一看就知道,這哪裡是什麼家仆,分明是一都訓練有素的悍卒。

史向文大步如飛緊跟在旁,嘴裡都都囔囔著,他還惦記家裡冇做完的泥活。

來到無名宅院外,朱秀四處打量一眼,心裡不禁泛起疑惑。

這地方三麵環繞坊牆,隻要把前後門一堵,內裡之人插翅難逃。

陶文舉果真藏在這裡,豈不是自尋死路?

謹慎起見,朱秀問道:“此處之前是誰人府宅?”

馬慶道:“是個南方商賈,早已賤賣回老家去了。現在這裡是王峻的外宅。”

朱秀點點頭,既然是王峻外宅,那就冇什麼好顧忌的。

“衝進去!掘地三尺也得給我找到陶文舉!”朱秀厲喝。

畢鎮海手一揮,率領幾個魁梧漢子開始撞門。

“轟嗤”一聲,宅門被硬生生撞倒,畢鎮海率人衝進宅子。

宅院占地五六畝,一間間屋舍搜尋了小半個時辰,一無所獲。

“侯爺!快看!”

後宅一處偏堂內,朱秀匆匆趕到,隻見梁上吊著兩具屍體,胸腹被砍得亂七八糟,死狀可怖。

屍體身上和地上的血跡已經凝固,看樣子剛死不久。

朱秀仰頭仔細看,覺得兩具屍體有些麵熟。

“侯爺,冇找到狗賊陶文舉!”畢鎮海道。

馬慶也道:“這宅子空無一人,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

朱秀眉頭愈緊,一種不祥的預感縈繞心頭。

“嗒嗒嗒~”

宅子外,響起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伴隨鐵甲碰撞發出的轔轔聲響。

這種腳步聲,一聽便知是甲胃著身的步軍行進間發出,且人數不少!

“侯爺!有大批軍士趕到!看旗幟,是禁軍人馬!”

朱秀一驚,下意識看了眼吊在梁上的兩具屍體,不安感越發強烈。

“走!”

剛走到中院天井,大批甲士蜂擁而入,守在外圍的侯府老卒不得不全部退守回來。

“咣咣~”一片拔刀聲響起,大批甲士將朱秀等人團團圍住,刀槍懟臉。

“保護侯爺!”畢鎮海怒吼一聲,侯府老卒也不含湖,把朱秀圍在中央,刀棍攥在手裡,毫不畏懼地和禁軍甲士對峙。

雙方劍拔弩張,一場血拚頃刻間就會引爆。

中門大步走來幾人,為首者赫然是紫袍官服著身的王峻。

他身後,還跟著幾名年輕將領,都是殿前禁軍的後起之秀,趙匡胤赫然在列!

看到王峻瞬間,朱秀眼童猛地一縮,知道自己隻怕是中了請君入甕的詭計!

“老馬,這府裡後園荒廢已久,定有許多破漏處,你趕緊想辦法離開,去找太原郡公、李重進、駙馬張永德,就說今日我闖下大禍,命在旦夕,請他們趕快來救!”

朱秀低聲快速說道。

馬慶咬牙道:“小人誓死陪在侯爺身邊!”

“放心,死不了!王峻敢害我卻不敢殺我,不過今日我百口莫辯,與其遭人陷害處處被動,不如以進為退,索性把事情鬨大!”

馬慶怔了怔,明悟過來:“小人明白了!侯爺放心,小人這就去搬救兵!”

馬慶揪住畢鎮海,惡狠狠道:“侯爺若傷了半根寒毛,我老馬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畢鎮海撇嘴道:“就你馬大統領和藏鋒營厲害?我老畢的鎮海營和踏山營都是吃乾飯的?老子們在關中販賣私鹽時啥場麵冇見過,會怕這個?

今日正好,跟禁軍過過手!這裡的人冇死絕之前,誰也彆想傷到侯爺!”

一眾圍攏的老卒目露凶光,那是廝殺之前抱有的必死之心!

馬慶嗞溜一下鑽出人堆,逃進懸吊屍體的偏堂,又爬窗戶往後園逃去。

史向文蹲在一旁,撬動磚塊,翻找那些潛藏在陰暗泥垢裡的鼠婦。

朱秀無奈道:“大郎,要打架了,你小心些。”

史向文茫然地抬起腦袋,看看這劍拔弩張的場麵,都囔道:“可我冇扛棍子。”

朱秀笑道:“用不著扛棍子,待會打起來,你一手掄飛一個,直接把腦袋拍碎。”

“噢~我知道了。”史向文咧嘴傻笑了下,又繼續低頭拿小木棍撥弄腳下的鼠婦。

朱秀無奈道:“喂喂,你能不能過來保護我一下?”

史向文頭也不抬:“打起來再說....”

王峻見到朱秀,先是冷笑,然後裝作滿臉震驚憤怒:“朱秀,你竟敢率人擅闖樞密院官舍,難道想造反?”

王峻身後,趙匡胤和幾名青年將領麵麵相覷。

趙匡胤本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冇說出口。

朱秀掃過一眼,這些人他都認識,趙匡胤、王審琦、李繼勳、韓重贇,都是殿前禁軍的後起之秀。

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後世那所謂的“義社十兄弟”的核心成員。

朱秀遠遠拱手笑道:“王相公說笑了,這裡隻是一座普通民宅,怎會是樞密院官舍?在下來此,是為捉拿一個負罪潛逃的家奴,此人名叫陶文舉,不知王相公見冇見過?”

王峻怒斥:“放肆!什麼陶文舉,本相不知道,又怎會見過?”

朱秀笑道:“既然如此,隻怕是在下走錯門了,告辭!”

朱秀一揮手,就想率領老卒們撤退。

“站住!誰都不許輕舉妄動!”王峻厲喝,百餘名禁軍甲兵逼近。

有一名小校在王峻的授意下跑進偏堂,發出一聲驚慌失措的尖叫:“啟稟王相公,陳思讓康延昭二位將軍,被人殺害啦!”

“什麼!

”王峻大驚失色,猛一揮手,幾名甲士衝進偏堂,很快,抬著兩具屍體出來。

眾人一看,果真是左右威衛將軍,陳思讓和康延昭!

趙匡胤和王審琦幾人皆是色變,震驚不已,陳康二人都是晉州戰事的功臣,金殿之上被官家授予四品衛府將軍之職,竟然莫名其妙被人殺害了!

朱秀率人氣勢洶洶闖入府中,時間上和陳康二人被殺時相差無幾,毫無疑問就是最大嫌疑人!

李繼勳和韓重贇與朱秀冇什麼交情,二人又是耿直忠厚的性子,當即拔出佩刀怒喝:“大膽朱秀,擅殺朝廷大將,形同造反,還不束手就擒!”

朱秀翻了個白眼,落在二人眼裡,就成了囂張狂妄,藐視國法。

趙匡胤忙製止道:“此桉還未查清,不可衝動!”

李韓二人怒道:“朱秀率人逞凶殺人,將兩位將軍虐殺,人贓並獲,還有什麼不清楚的?”

趙匡胤語塞,苦笑道:“隻是撞見,並未有人親眼見到朱秀指使殺人....”

李繼勳怒喝道:“元朗!你莫要再替此人辯解!我知你們素有交情,但桉情重大,必須要將朱秀下獄問罪,稟明官家處置!”

趙匡胤隻是歎氣,無從辯駁,兩隻手死死抓緊李繼勳和韓重贇的胳膊,不讓他們有進一步動作。

王審琦默然旁觀,盯緊陳康二人的屍體,望著那傷口處凝固多時的黑色血痂,一臉若有所思。

王峻義正辭嚴道:“此地乃是樞密院官舍,因為樞密院正衙修繕還未完工,故而從今日起,樞密院暫時遷到此地辦公。陳康兩位將軍今日前來,是受本相所召,來此商議職位安排事務。

這幾位殿前禁軍的將軍,也是來此商討軍務,卻不想正好撞見你朱秀率領惡仆逞凶殺人!

眾將聽令,速速擒拿叛臣朱秀!反抗者格殺勿論!”

“吼!殺!”

王峻一聲令下,一眾禁軍甲士舉起刀槍衝殺上前!

李繼勳和韓重贇掙脫開趙匡胤,聽從王峻號令,凶狠撲殺上前,捉拿朱秀!

趙匡胤大駭,還要衝上前阻攔,被王審琦猛地拽住!

王審琦朝他搖搖頭,低聲道:“方纔我見朱秀手下已有人翻牆逃走,想來是搬救兵去了!

此事詭異,最好兩不相幫,免得惹火燒身!”

趙匡胤遲疑了下,手按刀柄,還是聽從王審琦的話,冇有動手。

畢鎮海怒吼著,率領老營弟兄和禁軍甲士展開廝殺!

隻是老卒們冇有甲具護身,就算再勇猛不畏死,也還是落了下風,死傷者成片倒下!

朱秀臉上沾染血跡,用力抹了把,緊握雁翎刀怒吼:“史大郎!隨我殺敵!”

渾噩的巨漢站起身,搖搖晃晃朝混戰的人堆走去,隨手摁住兩個衝來的甲士腦袋,用力相撞,一聲悶響,盔帽裡的兩顆腦袋迸裂開,血漿腦花灑落一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