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21f小說網 > 曆史 > 將軍好凶猛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火中取栗

將軍好凶猛 第二百一十六章 火中取栗

作者:更俗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5 01:36:23

天時近晚,徐懷袖手站在書齋廊前,朝西眺望過去,遠山之上,丹紅色的絢麗晚霞像火焰塗滿湛藍的蒼穹。

“你都在這裡站了有一個時辰了,能從這晚空裡能看出個聖意來?”

徐懷聽著柳瓊兒的聲音,轉回身見柳瓊兒與王萱二女聯袂而來,苦澀道:“大越好不容易有了這兩三年的喘息之機,卻不想天不假年啊,可歎可恨……”

許蔚病逝嶽陽,徐懷聽史軫勸諫,重視起建繼帝的身體狀況,借東洲寨著手在荊江北岸佈下一枚棋子,但怎麼也冇有想到時間會如此短促。

甚至在建繼帝病危的訊息傳來之前,徐懷也難得在行轅舉行大宴,慶祝赤扈汗王遇刺身亡一事。

蕭林石的判斷是值得信任的。

赤扈自漠北崛起,征服包括契丹在內、上萬裡方圓的番族胡部,兵鋒之盛,古今中外概莫能擋,也皆在老汗王的統禦之下——

在這個過程中,赤扈人雖說已經建立了完善的軍政體製,但繼承人製度卻是不完善的,至少不能說是冇有爭議。

在七月下旬之後,京西、河洛之敵都紛紛收縮了防線。

嶽海樓將潁水以南的兵馬都撤回到潁水以北的許昌、宛城等地,放棄前年好不容易從楚山嘴下爭過去的臨潁等地。

曹師雄更是直接放棄汝陽、嵩縣,將防線收縮到萬安山兩側的大穀關、伊闕關。

這意味著赤扈人負責征伐中原的二位宗王兀魯烈、屠哥,隨時會率部北還漠北,介入汗位之爭。

即便他們不會將十數萬精銳騎兵都帶回漠北去,但至少也會將主力騎兵集結於陰山及燕山以北。

這樣能保證他們在汗位之爭中有足夠的話語權,遭遇變故也能及時調遣大軍以為所用。

至於會不會令秦嶺-淮河一線的戰事有所反覆,這顯然不在赤扈二位宗王此時的考慮之內。

對赤扈人來說,就算是放棄中原,也不過隻是丟掉一塊牧馬之地而已,待何況來年還可以發兵再取。

而汗位之得失,卻會影響到他們的子孫百代。

說實話,眼下未嘗不是收複河洛乃至河淮、關陝的良機,然而誰能想到建繼帝會在此時病危,使大越陷入甚至比赤扈更為凶險的爭位漩渦之中?

這令一向內心強大的徐懷,也忍不住發出天意弄人的感慨來。

“趙範此時應該已到遂平了,倘若他連夜趕路,不在遂平住一宿,明日一早就會到舞陽,”柳瓊兒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你真要見他?”

“你冇有看懂密詔啊……”徐懷搖頭道。

“我要能看懂密詔,我就把史先生頂替下來給你當長史了,”柳瓊兒抿嘴說道,“我看到行轅之中,可能也就史先生能琢磨出密詔裡的味道來,其他人都是跟我一樣瞎猜……”

柳瓊兒又問王萱:“你揣摩出什麼聖意來了?”

“我也不懂,”王萱攤手道,“不過,密詔冇能寫完,還加蓋玉璽送來楚山,懂或不懂,其實也是夫君一念之間的事情。”

“還有一句話萱妹妹藏著掖著未說,我來說吧,”柳瓊兒說道,“陛下寫到‘鄭氏’時已然不行了,玉璽可能是纓雲公主擅自加上的,纓雲公主對夫君可是信任得很啊!”

“我可冇有這個意思,是姐姐你才這麼想!”王萱連忙否認。

徐懷搖頭苦笑。

這時候侍衛走進來稟報:“史公求見節帥!”

“我就說史先生是隻老狐狸吧,”柳瓊兒抿嘴笑道,“七叔、十七叔等人在場,他有話藏著掖著不說,偏偏這時候單獨跑過來。”

徐懷示意侍衛將史軫請進來。

“兩位夫人也在啊!”史軫走過來看到柳瓊兒、王萱在院中,行禮道。

“不妨礙你們談事情了!”

柳瓊兒拉著王萱待要離開,徐懷說道:“你們不要走,幫我跟史先生沏茶……”

徐懷怕被史軫說得心誌動搖,讓柳瓊兒、王萱留在書齋一起說話。

所議乃是絕密,進書齋坐下,王萱準備茶具,柳瓊兒多點了幾支烏桕燭,將室內照得亮堂一些。

“不敢勞煩夫人!”史軫跪坐案後,從王萱手裡接過茶盅。

“趙範明早就會來到舞陽,陛下之密詔冇有寫完,單就字麵意思,有太多可以解讀,不能示之也——我想著是不是需要提前準備一份完整的‘密詔’給他看?我的字寫得還不錯,騙過趙範,應該冇有問題,反正也不會叫他有機會拿著‘密詔’細細辯認……”史軫說起此時單獨來見的用意。

“不用這麼麻煩,不給他看不就得了,”徐懷搖頭說道,“密詔示人,還能叫密詔嗎?”

柳瓊兒坐於一旁,胳膊肘頂了王萱一下,笑著說道:“史先生拿話試探徐懷哩,”又跟史軫說道,“史先生留下來陪我們一起用晚餐吧,要不然你說話兜兜轉轉的,徐懷又要餓著肚子被你拖到深夜才能談完事情……”

史軫老臉一紅,飲了一口茶,重新整理思緒說道:

“韓圭未見陛下密詔所書,卻也大體猜到聖意何為——他剛剛有一封私函送我處,希望我能勸節帥坐觀其變,這是對楚山最為有利的。豈不說他的建議合不合節帥的心意,但節帥現在應該將他調回行轅了——現在行轅裡的事務太多太雜了,我有些應付不過來。而南蔡那邊雖說事務繁重,卻非冇有替代韓圭的人。”

“……南蔡那邊那就讓薑燮去吧。”徐懷點點頭,同意此時就將韓圭調回行轅。

徐懷原本等南蔡三座大垸及荊江、漢水大堤建設完成之後,再將韓圭調到身邊任用,但誰能想到局勢突然會變得如此錯綜複雜——行轅這邊很多事務也就相應錯綜複雜起來。

特彆是史軫平時忙於長史院的政務,徐懷身邊更需要有一個人能隨時盯著、檢點錯漏——目前看來,隻有韓圭能勝任。

在這方麵,薑燮火候還是不足,今日的密議就冇有讓他參加;薑燮還是需要到州縣鍛鍊幾年,等真正成熟起來,再回行轅才能大用。

見徐懷說過薑燮頂替韓圭,以便韓圭能歸行轅任事之後,就關上話匣子,史軫遲疑片晌,最終下定決心說道:

“如果是一封完整的密詔,史軫不會勸阻節帥,但這封密詔,該說的話,陛下卻完全冇有機會寫下來,而陛下的身體恐怕也冇有好轉的可能,節帥斷不能妄自揣測聖意行事、火中取栗啊!”

“你想到了,韓圭未見密詔也想到了,怎麼叫妄自揣測呢?”徐懷反問道。

“可是人心不會這麼想,史書也不會這麼寫!”史軫說道。

“我不跟你爭辯了。陛下生死垂危,可能真是救治不了了,我身為臣子,不能不去建鄴見陛下最後一麵。到建鄴後,我見機行事吧,事情說不定還有轉機!”徐懷說道。

見徐懷主意已定,史軫長歎一口氣,問道:“趙範還見不見了?還是說索性就不見了?”

“我要準備動身前往建鄴的事情,不見他了;你跟他見一麵吧,畢竟遠道而來,我們不能冇有待客之道,”徐懷說道,“不過,他也應該料到,趕到舞陽未必能見到我——想當初他們視我如豎子,今日可得叫他們知道什麼叫高攀不起!”

見徐懷還有心情說笑,史軫搖頭苦笑道:“我也不再勸了,節帥將薑燮帶去上蔡,換韓圭陪著節帥去建鄴吧——我這把骨頭,經不起折騰了,隻能幫節帥留在舞陽打理一些瑣碎之事……”

徐懷點點頭,同意史軫留守舞陽。

“陛下倘若不幸,還請節帥替史軫多祭奠一杯酒,天不假年、人不遂願啊!”史軫感慨道,起身告辭。

徐懷站起身來送史軫出了書齋,轉身見柳瓊兒、王萱皆一臉吃驚、欲言又止的樣子,問道:“你現在知道密詔聖意是什麼了吧?”

“真有如此嚴重?”柳瓊兒問道。

“誰知道,說不定陛下的病情有轉機呢!”徐懷說道。

“我是婦道人家,不懂太多的大道理,但還是覺得史先生說的在理:依從密詔聖意行事,實在是有點火中取栗了……”柳瓊兒說道。

“你們夫君可是當世英傑,豈會為一點麻煩就束手束腳呢?”徐懷站起來,笑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