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21f小說網 > 仙俠 > 苟在神話世界 > 第163章:玄機子定因果,九轉元功

苟在神話世界 第163章:玄機子定因果,九轉元功

作者:半日蹉跎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7-05 00:18:40

‘靈火’大殿作為火焰洞中樞之一,不但象征著無上權柄,更有著凝聚門人的重大意義,此地足有三條上等靈脈至多,是最頂尖的修行福地。

掌門玄機子便常年在此修行,這也是掌門福利之一。

高闊、威嚴、沉靜,即便是溫銘三丈餘身高,步入其間也如渺小螞蟻,給人一種嚴肅而沉重的壓力。

上首玉台上,玄機子白鬚飛蕩,寬袖垂落,半闔雙眼,看著溫銘。

溫銘拱手作揖:“弟子溫銘,見過掌門。”

玄機子微微頜首,示意溫銘上座,旋即道:“你回來也有一年多了,可知為何我對你不聞不顧?”

溫銘道:“弟子愚鈍。”

玄機子輕笑道:“你若是愚鈍,那湯左師弟豈不是蠢物?”

湯左師弟?

溫銘一怔,再看玄機子,方纔發現居然在其身上,未發現半點氣機,甚至丁點法力波動都無,當即心頭一凜,再次作揖:“恭喜掌門摘得金丹道果。”

火焰洞傳承萬年,至今未出真君大能,所以但凡摘得金丹道果,不論輩分,皆入祖師堂。

既然玄機子喊‘火魔’湯左為師弟,顯然摘得金丹道果。

左右一想,玄機子數百年前便達到築基圓滿,又因魔劫爆發,方纔一直壓製修為。如今魔劫散去,自是不能耽擱。

從輩分上論,‘火魔’湯左還真是玄機子師弟……當然,‘天獄上神’莊閒修的是神道,活得太久,輩分自是在兩人之上。

“你心中怨恨山門?”玄機子也不否認,反而問道。

“談不上恨,正如南明祖師門下紫辰所言,山門給了我一切,我如何能恨?”

“那就是恨了。也正常,換做任何一人都會恨,甚至做得比你更過激。”

玄機子輕笑:“其實湯左以你做誘餌,佈置所謂屠魔大局,我是知道的,但我並未反對,你可知原因?”

溫銘默然。

“你身上有天魔暗藏的手段,其實早在你入門的時日,各位真人便已知曉。”

“暗藏的手段?”

溫銘心神一震,驟然抬頭道:“還請掌門告知。”

玄機子撫須道:“無需擔心,在你拜入山門時,南明祖師便以‘觀天境’替你滌除,隻是你不知道罷了。”

一時間,溫銘心中各種疑惑瞬間解開,難怪‘火魔’湯左敢如此手段,原來早在數百年前,他身上就存在疑點,或者說汙點也不為過。

而‘火魔’正是以此為由,以他作為棋子,試探天魔手段,看是不是還存在其他隱藏目的。

難怪諸位真人默許……

那麼,我何時中了天魔手段的?

溫銘千百念頭飛轉,很快就猜到,許是數百年前,在毒淵時就被天魔盯上,隻是不知為何不對他下手,或許因為當是他太過弱小?

畢竟一位堪比真君、羅漢的天魔,怎會對一名小小練氣多加關心呢?哪怕是這螻蟻有些奇特,也不值得半點心思。

就像他,以他現在的實力,哪怕一名練氣修士再如何出色,也引不起他注意。

“想必你也明白了。”

玄機子道:“你與金光洞有何乾係?”

溫銘疑惑,抬目看向玄機子,見其眼神深邃,好似要把他看穿,當下道:“並無關係,隻是幫了乾坤洞赤霞仙子一些忙……嗯,赤霞仙子身份,其實……”

“不必再說了,既然無關係,此事我會與諸位真人說明。”

玄機子打斷溫銘的話,神色澹然,彷佛對此並不關心,而是道:“溫銘,我觀之你精氣鎖體,血氣如爐,可是煉體圓滿了?”

“弟子正是為此事而來。如今弟子‘**玄功’圓滿,想用善功換取‘九轉元功’,還請掌門允許。”

“九轉元功麼?”

玄機子看了眼溫銘,道:“許。”

“多謝掌門。”

“嗯,你要離開山門?”玄機子忽道。

“弟子……想要出去曆練一番。”

“是麼?”

玄機子輕歎:“記住,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火焰洞弟子,莫要忘了。”

溫銘深深作揖,他自是明白,從玄機子打斷他講述赤霞背景,就可以看出端倪,許是有了一些猜測,可涉及蟠龍羅漢這等大能,並不想淌這渾水。

有時候,知道了,就脫不了乾係,這就是因果劫數。

作為火焰洞掌門,更不敢輕易涉險。

至於猜出他要離開,更是很簡單,‘火魔’湯左作為火焰洞祖師之一,即便不會針對他,可門中其他大修可不會顧忌,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流言蜚語。

而玄機子,或者說是山門需要他一個態度,前有暫封他善功,後有一年未召見,已經說明瞭一切。

隻要他還認自己是火焰洞弟子,那就可以繼續享用山門福利,同時也把他和火魔因果,限定在一個可控範圍。

修行人最重因果。

“去吧。”

“弟子,多謝掌門。”

溫銘再拜,而此次卻是非常真誠,換做是他坐在玄機子位置,絕不會放任一個心懷怨恨的弟子活下去,更彆說賜予上進功法。

‘九轉元功’乃是‘**玄功’上層功法,更是山門十四道根本傳承之一,那邊千百年來無人修成,可重要意義不言而喻。

溫銘退出‘靈火’大殿,腳踏火雲再次來到‘善功殿’,孔令傑也並未為難他,領他入了殿內善功功法玉璧。

他先後在天目山主持‘三丹池’,又改良丹陣,得善功六百萬,扣除各種消耗用度,還剩兩百餘萬。之後被派去雙翅蜂主持丹穀,救治無數重傷修士,身鎮魔種,再加上斬殺諸多魔頭大妖,立下赫赫戰功,得善功一千三百萬,此中並未消耗多少。

所剩一千五百萬善功,可謂一筆恐怖的數字,要知即便是現在,因為諸多弟子迴歸,導致市場通貨膨脹,可也能以一善功換取兩塊上品靈石。

如此換算,也有三千萬上品靈石,即便是他也得運作‘靈引丹行’,扣除各項成本,也得要兩百年積累。

孔令傑麵色古怪,不時打量溫銘,又看了自己手中善功簿上記錄,許久說不出話來。

溫銘一個人,抵得十個築基後期大修……甚至更多。

築基後期大修,即便是現在的火焰洞,也不過區區二十餘人……半個山門啊。

溫銘自是明白,自己為何這般多善功,主持‘三丹池’的時候,他是主事魯泓乃是副主事,縱然有分潤善功,可他也是拿大頭。

更彆說之後在雙翅蜂,無論是重建丹穀,還是鎮壓魔種,再加上誅殺魔頭大妖,都是他一人完成。

而其他同門大修,哪怕是築基後期大修,斬殺魔頭大妖都是和諸多大修一起同力,大家一分分其實也冇多少。

溫銘隻做看不到孔令傑神色,看向善功玉璧上的功法,最上麵一層便是‘**玄功’,眉頭一皺道:“孔兄,是不是弄錯了?”

“啊?哦?溫,溫兄,你說什麼?”

“……”

溫銘隻好再說一遍,孔令傑一窒,咳嗽道:“‘九轉元功’乃是山門傳承根本之一,不以善功換取的。”

“嗯?此事我已向掌門討得許可……”

“這個,你稍等,我且先稟報一下。”

孔令傑態度和善了太多,看溫銘眼神也彷佛親人一般,炙熱得似火,畢竟兌換諸多修行糧資,也是他功績。

一千五百善功啊……足以當得五十年功績。

不多時,孔令傑手中善功簿一閃,親耳傾聽後,方纔抬頭道:“掌門確實應許了。不過……”

“不過什麼?”

“嗯,你也知道,門中傳承功法一向不以善功多少兌換,所以並無前例衡量對比。方纔掌門特許,可以一千萬善功兌換……咳咳咳,貴是貴了點,這個,不過根本傳承嘛,雖然‘九轉元功’千年未有人修煉,可也是……”

“孔兄不必再說了,我兌換。”

“啊?哈哈哈,好好好……溫兄,走,喝茶……不對,你先跟我來,傳承功法不在這……”

孔令傑麵色紅潤,語無倫次,忽道:“善功我先劃了啊……哈哈哈,免得那糟老頭子搶……”

隨著孔令傑手中玉筆劃動,溫銘所屬的善功,緩緩變幻,刹那就隻剩五百萬善功。

即便是溫銘財大氣粗,也莫名的心抽,一千萬善功啊,兩千萬以上上品靈石……

“好了好了。這個,溫兄啊,還剩五百萬善功……你看?”

“暫時不動了,我有他用。”

“哦。”

溫銘看著孔令傑略有些失望的眼神,眼角一抽,忽地想起來,這貨兩百年前就是築基六層,如今還在築基七層……看樣子,這是為自己後輩家族做準備啊。

……

不多時,兩人來到一處層層大陣鎮守的大殿,有匾額上書:薪火。

孔令傑對值守弟子道:“進去稟報一聲,就說我與溫銘前來拜見施殿主。”

值守弟子小跑進去。

孔令傑小聲道:“等下進去,不論施然師叔說什麼,你都不要回答。”

“為何?”

“他死要錢……”

“要,要錢?”

“正常情況肯定是不需要的,不過你情況不一樣……”

“明白。”

溫銘嘴角抽了下,心中感覺古怪,‘薪火’大殿作為門中最重要傳承根基,鎮守殿主居然是一個死要錢的貨?

簡直無法想象。

不多時,值守弟子過來請,兩人入內後,就見一老道盤坐於蒲團,背對著他們。

“弟子孔令傑、溫銘拜見施師叔。”

“嗯。”

老道冇回頭,隻道:“傳承功法,自去後麵……”

孔令傑清了清嗓子,把溫銘情況一說,然後取出功德簿,抖出一道靈光,落到老道身邊。

老道輕輕一捏,忽地消失在原地,來到溫銘身前,露出一張宛若千年老樹皮一樣的臉,一雙黑洞洞的雙眼打量溫銘,許久後道:“你很有錢?”

溫銘一窒,頭皮發麻,因為即便是他現在實力,居然也不知道老道如何來到身前的,道:“弟子溫銘,見過施師叔。”

“頻多廢話,我問你,你是不是很有錢?”

“有。不過都兌換了……”

溫銘說到這,忽地感覺孔令傑眼神怪異,瞬間想到了來時他的囑咐,當即閉嘴。

一刹那,孔令傑懷中的善功簿,就落在了老道手中。老道抬目道:“打開,讓我看看。”

孔令傑道:“施師叔,這個恐怕不妥,若無掌門手諭,即便是祖師,也無法檢視善功簿。”

“拿玄機子那小子來壓老道?”

老道隻靜靜地看著孔令傑,未散發任何氣息,卻讓一個築基七層大修,額頭冒出了汗,身子也越來越低。

忽地,老道冷哼,把善功簿丟給孔令傑,身子一閃,回到蒲團上,不再說話。

氣氛沉寂。

孔令傑道:“施師叔,那個……還請賜下通關符籙。”

“一百萬善功。”

“師叔,這不妥。”

“一百萬善功。”

“師叔,這有悖門規的。”

“一百萬善功。”

“師叔,您彆為難弟子了。”

“拿去,滾。”

“多謝師叔。”

孔令傑手中多了一枚玉符,不動聲色的給溫銘使了個眼色,然後帶著溫銘來到左邊大殿。

溫銘感受到身上那一道道森然的冰冷,充滿殺機和危險,即便是他煉體圓滿,不懼任何大修,也直心裡打顫。

“彆運轉功法,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孔令傑道,兩人通過一層層殿門,好似走在一座冇有儘頭的通道,不知過了多久,忽地身上一輕,再看時已然到了一座密室。

孔令傑把玉符遞與溫銘,吩咐幾句,道:“你且自行進去,記住,不可記錄,不可帶出,隻能待三天時間。我且在外間等候。”

溫銘默然,拿著玉符步入密室一扇門,隻把法力充斥,玉符散發一道靈韻,落在黑洞洞的室內,形成微弱的光幕,剛好罩住身子。

步入其間,一道靈光落下,懸浮在空中,散發澹澹的寶光,卻是一件玉簡。

玉簡分多種,猶如法器十分珍貴,可收錄大量資訊,但低等的玉簡因為材質、缺乏靈氣蘊養,又不能被紊亂靈氣衝擊,所以應用並不廣泛。

即便如此,上等玉簡也是難得,堪比法寶一般,隻需時常保養,可存留資訊千年萬年。

當然,前提是不能受到太大的靈氣衝擊,否則裡間資訊就會失去。

這也是為什麼,特製的書籍卷軸流傳程度,比玉簡更廣泛,畢竟書籍卷軸隻要儲存得當,千年也是不損的,而且還可以抄錄多份。

溫銘拿起玉簡,隻靈覺一觸,當即有大量資訊衝入識海,一時間陷入沉寂。

“九轉元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