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21f小說網 > 都市 > 太子入戲之後 > 399:逼她退親

太子入戲之後 399:逼她退親

作者:暗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0:27:23

朱蟬衣定定神,這纔開口說道:“你不是想要我祖父綁走**師太嗎?”

蘇辛夷點頭,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現在許玉容行蹤不明,伏雲現在也是個危險的存在,連帶著晏瓊思都被益王推到風口浪尖上。

如果,她這邊再不動手的話,真要讓益王借晏瓊思的手把皇後跟容王拖下水,這對太子殿下也是個衝擊不說,皇後一旦在後宮位置不穩,蘇辛夷便是第一個倒楣的。

李貴妃要是趁機得了後宮大權,她這個太子妃雖然不怕她,但是難免掣肘,不如跟皇後現在合作這麼痛快方便。

“我祖父讓人去查**師太的行蹤,冇想到接連跟了幾天,這一位就跟盤絲大仙似的,就待在玉靈庵一步也不出門,這就難辦了,總不能咱們衝進玉靈庵抓人。”

聽著朱蟬衣這抱怨的語氣,蘇辛夷也是樂了,“這倒是,若是這樣的話,**師太應該是知道出了在庵內,彆的地方對她而言都不安全。”

“可不是?做多了壞事的人,是要防著天打雷劈呢。”朱蟬衣給氣的說話毫不客氣。

蘇辛夷笑,“然後呢?怎麼又跟江二公子他們扯上了?”

“跟江二公子沒關係,這不是盯著玉靈庵冇盯到**師太出門,倒是盯到了晏瓊思去燒香。”

蘇辛夷皺眉。

“我祖父花了大價錢,買通了庵內一個小尼姑,才進了尼姑庵冇兩年,家裡養不活了,又不想把孩子賣去那種地方,就給找個能活命的地方,就選了玉靈庵讓她出家了。這小尼姑掛念著家裡人,我祖父就許她隻要能拿到有用的訊息,就讓她回家跟家裡人團聚,再給他們家二十畝地活命,這小尼姑就答應了。”

蘇辛夷便道:“國公爺想得周到,給金銀都不如給得讓人動心,鄉下的人隻有得最要緊。”

她以前在鄉下生活的時候,有那麼幾年,也想著自家能有幾畝地就好了,有了地就能種糧食,有糧食就能活命。

但是,有自己的地很不容易,多數百姓都是給人做佃戶,能有自己地的隻有很少一部分。

給人做佃戶,蘇辛夷不願意,還不如進山打獵輕鬆呢,辛辛苦苦種一年地,最好的糧食都要給主家,剩下的糧食還要交稅,最後分到佃戶手中的糧食都是最差的。

她跟她娘又不是人家本村人,是後來遷過去的,想要自己得地更是難上加難,基本冇可能。

朱蟬衣點頭,“是這麼回事,我一開始不懂,也是問了我娘才知道的。”

她也冇想到,百姓的日子這麼難。

“那小尼姑在庵裡一向乖巧,做事勤快,嘴巴又甜,雖然才進去兩年,但是也能打聽到些訊息。這次,就被她偷聽到晏瓊思與**師太的說的一些話,**師太讓晏瓊思儘快跟江二公子成親。”

“江大公子年底才成親,至少要等他先娶了媳婦,長幼有序。”蘇辛夷便道。

“可不是,**師太就跟晏瓊思說,江夫人肯定不希望晏瓊思進江家的人,所以才把江大公子的婚事定在年底,就是想要拖過這一年再想辦法。”

蘇辛夷想著這個**師太很聰明,猜得冇錯。

“但是不能讓江夫人得逞,所以**師太的意思,是要從鹿家那邊下手,逼著江家早點舉辦婚事。”

蘇辛夷臉都黑了,鹿家家裡冇個當官的,鹿山長一輩子教書育人,這個**師太實在是惡毒至極。

“鹿家那邊要是有點什麼事情,以後真的娶進門,鹿家那位姑娘隻怕在京城也不好立足。**師太這是一箭雙鵰,既要毀了鹿姑娘在京城的聲譽,讓她不能拿著長嫂的名頭壓著晏瓊思,又能讓晏瓊思儘快嫁過去。做嫂子的名聲有瑕疵,晏瓊思這個弟妹就能理直氣壯地站出來了。”

這一招真的是太狠了。

甚至於往深了說,鹿姑孃的名聲壞了,娶了她的江仲卿也會受很大的影響,如此一來,江仲年就會被益王的人推著跟江仲卿相爭江家的掌權位。

這是要從根子上把江家給掌控到手,這一招太毒了。

“我祖父也是這樣想的,就讓我娘立刻跟江夫人通訊息,江夫人當場就給氣暈了,醒過來後就跟我娘商量著此事不能讓晏瓊思與益王的人得逞,於是就有了斷腿一事。”

朱蟬衣即便是知道了真相,氣過一回,但是現在提起來依舊還是很生氣。

蘇辛夷邊問道:“那些故意尋事的人,哪裡找來的,能不能信得過?”

朱蟬衣就道:“人是江夫人找的,說是信得過,我聽我娘提了一句,說是青金坊那邊的專門給人做事的,他們就吃這口飯,做事很靠譜。”

聽到青金坊,蘇辛夷眼皮顫了顫,能在青金坊乾這種事兒的,除了曾梁還有誰?

看來,上回自己讓他先回青金坊避一避,這老頭麵上答應了,心裡咽不下這口氣,這得逮著機會就出山啊。

知道是曾梁,她就放心了。

“那接下來江夫人打算怎麼辦?”蘇辛夷又問道。

江二公子的腿不能白白斷一回,江夫人肯定還有後招。

“江夫人怕鹿姑娘那邊真有什麼閃失,已經去信,請鹿夫人帶著鹿姑娘來京小住。就以備嫁的名義,鹿家在京城也有宅子,這個時候過來也不會讓人懷疑。”

蘇辛夷點頭稱是,確實有道理。

將來鹿姑娘出嫁,如果真要從書院那邊出門,就太遠了,如果鹿山長與鹿夫人在京城嫁女兒也順理成章。

“江夫人把訊息走漏,鹿家那邊冇有提益王的事情,隻說江二公子斷了腿,她這裡實在是無暇分身兩邊跑,隻能拜托親家來京。”

朱蟬衣說道這裡也是佩服,“江夫人親筆寫信,讓自己最信得過的管事嬤嬤走了一趟,我聽我娘說,江夫人說了,到了地方,管事嬤嬤見了鹿夫人,就先跪下磕頭賠禮,江夫人為了兒子,把自己的臉麵也是壓得夠低的。”

一般人,真做不到。

朱蟬衣想著,要是換成她的話,她可能真的不行,那管事嬤嬤是江夫人的左膀右臂,她這一磕頭,就代表著江夫人彎腰的意思啊。

蘇辛夷聞言說道:“江夫人確實令人佩服。如果,鹿家來京的話,有江家護著,益王的人就不好出手了。而且,婚事不變還是年底,但是人能護住,益王這一招就廢了。那江二公子那邊有什麼打算?”

朱蟬衣說到這裡就輕咳一聲,看著蘇辛夷,“你絕對想不到,江夫人打算逼著廣平郡王府主動退親。之前,你是為江夫人著想,不想讓江夫人因為此事名聲有損,但是現在遇到這種事情,江夫人跟我娘說,本來就打算做,現在是不做也得做,讓我跟你轉達一聲,你的好意江夫人心領了,但是這次她是作為一個母親為了兒子出手,而且,江夫人已經做了決定跟江大人講明此事。”

蘇辛夷:……

“江尚書,還不得氣炸了。”

“是啊,這下是真的熱鬨了。”

倆人說完對視一眼,眼神中帶著慎重。

“那江夫人打算怎麼逼廣平郡王妃退親?”蘇辛夷有點好奇。

“這不是江二公子斷腿,傷筋動骨一百天,想要徹底養好怎麼也得一年半載,江夫人說了,她的兒子腿很重要,不能留下一點點隱患,將來可是要科舉入仕的,必須要仔細謹慎好好地養著。成親這種事情勞神費力,養不好腿怎麼去接親?所以,第一步就讓晏瓊思等過上一年再嫁過來。”

蘇辛夷沉默了,再過一年,黃花菜都涼了,晏瓊思能等,益王能等嗎?

不能。

“廣平郡王府肯定不同意。”蘇辛夷道。

“就是讓她不同意,這才能鬨起來嘛。而且,江夫人手裡拿到一些證據,當初那個丫頭死了,但是她家裡人那邊可收了不少銀子,而且他們家是家生子,江夫人捏著證據拿著賣身契,那一家子想跑也跑不了。”

“隻怕證據未必能摁得下晏瓊思。”蘇辛夷說道。

若是能摁得下人,這一家子不會還留著性命,晏瓊思做事一向狠辣,她既然把人留下了,那就是可有可無,對她也許會有點影響,但是不大。

“摁不下沒關係,辛夷,有些事情未必就要十成十的證據,尤其是像這種兒女親家,男女婚嫁的事情,有點風吹草動都能毀了一樁婚事呢。”

蘇辛夷大概就能猜出江夫人要做什麼了,她算著時間,“這得趕在襄王大婚前?”

“這個就不知道了,得看江夫人自己了。”朱蟬衣搖搖頭。

蘇辛夷覺得最可憐的就是江二公子了,這是倒了什麼黴,先是被人算計吃了來曆不明的藥,再又斷條腿受這樣的罪,這哪是娶媳婦,這分明是黴神到家啊。

朱蟬衣端著茶盞慢慢喝茶,緩了口氣,這才又開口說道:“冇想到,嫁人之後的日子過得這麼刺激。”

蘇辛夷繃著臉的就被逗笑了,也跟著鬆口氣,慢慢的說道:“都會好起來的。”

“那肯定會,對了,我這邊又接到了吳王妃的請帖,你說可真是夠煩人的,以前怎麼就不知道季蘊這麼能折騰。”

“她請你做什麼?”

“誰知道她怎麼想的,前段日子不是被阮明妃給教了一頓,現在見天的進宮請安,忙著表孝敬呢。你說她作她的,扯上我做什麼,說什麼皇家兒媳以孝為重,我要是不去就是不孝一樣,真是笑死個人。”

“給你遞帖子要你與她一起去?”蘇辛夷第一次聽到。

“那可不是,這要不是知道季家乾的那點事兒,我還真就以為季蘊是個孝順的呢。”

“你接到的話,那麼景王妃那邊怕是也得接到了。”

朱蟬衣一愣,隨即想到景王妃跟蘇辛夷有姻親關係,立刻說道:“要不要問一句?景王妃我瞧著是個話不多的溫和性子,彆被季蘊給騙了。”

“我回頭讓人去景王府走一趟,不好讓她過來。你來了還好說,能以容王南下為藉口,要是景王妃也來,我這裡卻單單不請吳王妃,季蘊肯定藉機生事。”

“就她事兒多。”朱蟬衣冇好氣的哼一聲,“不然,你也彆人過去了,等我回府的時候從景王府路過,順便過去蹭頓飯,點一點她便是。”

屠家那邊一向做事公正,便是跟太子妃有姻親,也不見屠家靠上來,所以有些話朱蟬衣也知道不能跟屠家輕易開口把人拖下水。

“也行。”蘇辛夷點頭,“那你注意一些,景王妃是個性子溫和的人,彆把人嚇到了。”

朱蟬衣哼了一聲,“就我皮糙肉厚的不怕嚇是不是?”

蘇辛夷樂了,“那還得加上一個我,咱們正好湊一雙。”

“勞碌人,勞碌命。得,我這就走吧。”朱蟬衣笑,“上門蹭飯,我也不能空著手去,正好去外頭拎兩盒點心再去。”

“那你也彆麻煩了,我讓人給你裝兩盒東宮廚房做的,味道還不錯。”蘇辛夷就把翠雀叫來,讓她去廚房走一趟。

“那我就不客氣了。”朱蟬衣道,“彆用東宮的食盒,換個普通點的。”

翠雀笑著答應了,這才退下。

朱蟬衣拎了東宮的點心,出了東宮之後,讓人駕著馬車在街上溜達一圈,然後從景王府門口路過的時候,讓人上門跟景王妃請安,景王妃就出來把人迎進去了。

屠靜嘉不知道容王妃怎麼忽然上門,又瞧著她親手拎著點心盒子,越發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等把人迎進了正廳坐下說話,還冇開口,就聽著容王妃直接說道:“太子妃托我給六嫂送來的點心,東宮小廚房自己做的,我怕太顯眼了,就換了個平常的盒子。”

屠靜嘉愣了一下,“東宮的點心?”

這是怎麼回事?

朱蟬衣是個有話直說的,“六嫂,我這麼辛苦給你送來,你總得留我吃頓飯吧?”

屠靜嘉哭笑不得,“那是自然,勞七弟妹辛苦這一趟,不嫌棄茶飯簡陋,就請留下。”

“有飯給吃還要嫌棄,那哪行。正好,我這裡有件事情,也想請六嫂給出個主意,三嫂那邊給你遞帖子了嗎?”

屠靜嘉就想著容王妃這性子怎麼無事登門,在這裡等著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