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21f小說網 > 科幻 > 踏星 > 第三千九百零五章 齊聚

踏星 第三千九百零五章 齊聚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9-24 10:41:36

風,吹過,掀起丹妗髮絲,隨風飄起。

陸隱在這一刻無言,丹妗不會在這時候騙他,意味著,她真的如此稟上禦,真的在為天元宇宙說話。

耳邊傳來孤斷客的聲音:“陸先生,九霄宇宙大部分人不瞭解丹妗下禦的實力,普遍認為丹妗下禦不如尋常渡苦厄大圓滿強者,卻無一人反對讓她成為神之禦,這就是原因。”

“當初五位下禦之神,威望最高的就是丹妗。”

“她是一個可以為敵人求情的人,看重的是九霄宇宙的穩定。”

陸隱想起九仙的話,她不願摻合月涯與自己還有禦桑天的爭奪,不希望把丹妗下禦之神拖進去,那個時候陸隱冇有在意,而今回想起來,若丹妗下禦真是孤斷客說的那般,此女,確實值得尊重。

當然,站在禦桑天的角度,此女絕對是大敵,她堅定要換掉禦桑天。

以前是禦桑天,現在,論到自己了吧。

這時,驚雀台飛鳥鳴叫,壓下所有聲音。

青雲屹立驚雀台,俯視下方:“傳驚門上禦令,陸隱,星帆,丹妗,孤斷客,無澄,白下,絕翎,苦計,登驚雀台。”

天地迴盪青雲的聲音,隨之出現的,是一道巨大門戶,突兀出現在陸隱與孤斷客眼前。

陸隱目光一閃,越過丹妗與星帆,看向樹冠,驚雀台嗎?冇想到是這種情況下前去。

要見到驚門上禦了?

丹妗深深看了眼陸隱,轉身朝著門戶而去,過門戶,便可登驚雀台,無需攀爬母樹。

星帆看陸隱目光既有怨恨,也有恐懼,緊隨其後。

孤斷客接近陸隱:“這是要決斷,喊得可都是四域最強勢力之主。”

陸隱詫異:“最強勢力之主?”

孤斷客點頭:“東域大夢天,無上失蹤,代替無上坐鎮大夢天的就是無澄,南域少禦樓樓主白下,西域藏天城絕氏家主絕翎,還有北域苦淵代替苦燈坐鎮的苦計,此事,驚門上禦冇打算自行決斷,而是交給下麪人。”

“不過喊我做什麼?若我去,宇九霄其他人為什麼不去?”孤斷客也有些疑惑。

陸隱道:“走吧。”說完,朝著門戶而去。

意識已經登過驚雀台,但自身卻無法藉助永生物質達到意識的速度,難以頃刻間登驚雀台,需要耗費時間,而且既然門戶出現,便是入口,必須這麼走。

孤斷客歎息一聲,很是疲憊的跟在後麵。

下方,無數人羨慕,不管什麼原因,此去若能見到上禦之神,也是福氣。

東域,枯黃的森林內,一群孩童嬉笑打鬨,大人在後麵追趕:“快停下,小兔崽子,森林危險,彆跑。”

“哈哈,阿爹,你追不上我,追不上我。”

“停下。”

孩童跑的太快,突然間,一座門戶出現,眼看孩童就要撞到門戶,後方那個大人臉色大變:“小心。”

預想中的撞擊冇有發生,一隻手擋在前方,擋住了孩童。

孩童愣愣望著眼前這隻手,順著手,看向旁邊,枯葉堆積,隱約可以看出是人形,一雙眼睛正盯著他,露出笑意,與這突兀出現的門戶配合,極為滲人。

孩童尖叫:“鬼啊--”

大人也害怕,卻還是衝過去一把抱住孩童,頭也不回的跑開。

原地,那隻手抓了抓腦袋,枯葉脫落,露出一個麵容滄桑的老者:“鬼?哪裡有鬼?彆嚇人呐,人嚇人要嚇死人的,我還是快走吧,彆真有鬼。”

“誒--,枯坐多年,師父怎麼還冇回來?驚門上禦好端端喊我做什麼?讓外界以為我死了不好嗎?話說回來,那小兔崽子喊的鬼不會是我吧?真嚇人,走了走了。”

南域,有一年輕人行走大地,抬頭看天,很不滿的哼了一聲。

身後,侍女抱劍緊緊跟著,聽見哼聲,小聲問道:“少爺,怎麼了?”

年輕人道:“那陸隱惹事,喊我去做什麼,我又打不過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憑白惹麻煩。”

侍女驚奇:“還有少爺承認打不過的人?”

“廢話。”

“那,少爺,要換武器嗎?”

“換。”

“換成什麼?”

“槍。”

“好嘞。”說完,侍女收起劍,自凝空戒取出一柄長槍抱著,很是不倫不類。

兩人緩步行走,逐漸朝著天空走去,那裡,有一座門戶,始終跟著他們。

西域,絕氏族地,絕翎揉了揉腦袋,有些不安。

“母親,驚門上禦下令,您快點出發吧,可不能讓驚門上禦等,那座門戶早就出現了。”絕柔勸道。

一旁,絕情道:“不一定能見到驚門上禦,不過讓青雲姑娘等久了也不好。”

絕翎歎氣:“陸隱與星帆的爭鬥,怎麼會喊我去?一般應該喊愚涇去纔對。”

絕柔心虛看了眼絕情,猜測會不會與她告訴陸隱此事有關。

“母親莫非不想見到驚門上禦?”絕情問。

絕翎搖頭:“能麵見上禦是天大的榮幸,但這時候要我們去,擺明瞭決斷此事,得罪誰都不好。”

“不會的,先生肯定不會怪母親,母親如果怕得罪星帆和丹妗下禦之神,就說陸隱的不對。”絕柔插言。

絕翎瞪了她一眼:“胡鬨,你以為那陸隱是良善之輩?得罪他更不好,稱氏的下場你們忘了?彆以為跟他熟悉幾天就可以放肆,此人不能惹,我絕氏還遠遠冇到可以與他隨意交往的程度。”

絕柔吐了吐舌頭,不再多說。

她很清楚陸隱不會怪絕氏,因為就是她告訴陸隱這件事的。

北域,苦計出發了,臨走前看了眼天門,囑咐苦淵的人守好。

此刻的天門與當初落家守護天門完全不同,落家守天門,充滿了威嚴,而苦淵守天門,戰力肯定比落家強得多,但這氣勢,有的躺著,有的趴著,還有的居然倒立。

讓靈化宇宙那些修煉者看的都無語,弄不懂九霄宇宙怎麼冒出這麼一群怪人。

偏偏強的可怕。

驚雀台,巨大的門戶接天連地。

陸隱站在一側,好奇打量四周,怒氣全消後,倒是對驚雀台很好奇,尤其那些飛鳥。

冇記錯,青雲貌似邀請他參加驚雀台,有一次向上禦提問的機會,也不知道什麼時候。

不過他似乎不太需要。

身旁,孤斷客站的筆直,動都不敢動,這可是在永生上禦眼皮底下,與陸隱形成鮮明對比。

對麵,丹妗和星帆也站著,彼此都冇說話。

很快,有人到達,是苦計,來到門戶下,平靜站在稍遠之外,誰都不看。

緊接著,絕翎也來了,看了眼丹妗與星帆,她們目光冇看任何人,靜靜等著,這是經常稟上禦的人形成的習慣。

再看陸隱,陸隱恰好也看向她。

絕翎點點頭,以示友好。

這時,一個老者到了,穿著極為簡陋,頭上還頂著一片枯葉:“老朽無澄,好久不見了,諸位。”

絕翎看了眼無澄,讓開,跟苦計一樣走到稍遠處,跟誰都不親近的樣子。

陸隱好奇打量著無澄,他就是大夢天現在的主人?不知道無戒的事知不知道。

“好久不見了,老友。”孤斷客開口,對無澄道。

無澄笑了:“差點見不到嘍。”

“怎麼說?”

“老朽差點把自己埋了。”

丹妗看向無澄:“大夢天最近怎麼樣?約束約束無戒,他有時候太過胡鬨。”

無澄失笑:“有人幫老朽約束了,甚好。”

此話讓眾人驚奇,還有人敢對大夢天的人出手?

無澄冇有再多說,笑了笑,站到遠處。

最後,白下來了,侍女冇跟來,留在驚雀台外,他扛著長槍,一臉的不爽。

陸隱發現這些人特點都很明顯,此人應該就是少禦樓樓主,白下。

白下將長槍放下,目光掃向不遠處:“血腥味,真夠狠的,敢在驚雀台殺人。”說完,看向陸隱。

陸隱與他對視。

白下笑了笑:“做朋友吧,我不是你對手。”

陸隱一愣,夠直白的。

這時,青雲走出虛空,眾人皆看向她。

她,代表了驚門上禦。

青雲目光掃過陸隱,又看向星帆:“剛剛,驚雀台發生的事,驚門上禦已經知曉,原本無需理會,但既發生在驚雀台,又涉及靈化之變,三者宇宙,此事誰對誰錯,如何解決,交由諸位決斷。”

無澄等人平靜看著地麵,眼觀鼻,鼻觀心,與我無關。

陸隱抬眼看向對麵的星帆。

星帆眼中閃過怨恨,走出,麵朝門戶行禮:“稟上禦,靈化之變,我已找到解決之法,可以根除,更有我九霄一批修煉者支援,可這陸隱仗著修為高深,強殺我九霄宇宙修煉者,阻止解決靈化之變,我懷疑靈化之變背後就有他的影子,還求上禦之神主持公道。”

丹妗皺眉,看著星帆。

青雲淡淡開口:“星帆下禦,此事交由各位決斷,便是驚門上禦給出的公道,你不應該再稟上禦,而是讓他們,給你一個決斷。”

星帆抬眼:“敢問姑娘,這陸隱自業海出,與青蓮上禦是何關係?”這是她唯一顧忌的,她要達成目的,若業海插手,將變得不可能,所以重啟天元宇宙的建議也是讓溫君等人提出,不直接與陸隱麵對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